首页>资讯动态>新闻详情

用好乡土树种 守护生态安全

2022-01-25

“武汉市民看到这种花请上报。”去年11月微博热搜上的这条关于加拿大一枝黄花的信息,迅速成为热门话题。一时间,南京、合肥、成都、洛阳等多个地方都有网友爆料了加拿大一枝黄花的存在,有很多网友惊叹“原来这是入侵物种”。


我国一直存在外来生物入侵现象。在植物入侵方面,出于生物防治、绿化、水土保持、观赏等目的的引种,有可能让某个国外树种、草种在很多地方蔓延扩散,抑制本土植物生长,甚至杀死本土植物,破坏本土的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也对环境绿化美化影响很大。加拿大一枝黄花就是典型的“生态杀手”。植物入侵,显然对生态安全存在威胁。


在花卉苗木行业,盲目引种有可能影响国家生态安全,用好乡土树种则是守护国家生态安全的根基。


盲目引种造成植物入侵危害


去年11月,武汉市农业农村局等8部门联合开展各种行动,围剿正值开花期的加拿大一枝黄花,控制其扩散蔓延。


其实,武汉并不是仅有的“热点”。据去年11月的各地报道,在河南黄河以南地区,加拿大一枝黄花普遍存在,并且已经开始向黄河以北蔓延;成都发现了5亩加拿大一枝黄花;各地纷纷铲除加拿大一枝黄花。


加拿大一枝黄花的入侵,源于引种。1935年,上海、南京等地将加拿大一枝黄花作为观赏花卉引入中国。


经过多年发展,加拿大一枝黄花早已成为困扰华东、西南地区的“恶性杂草”,随着不断蔓延扩散,现在已基本上属于全国性的生态系统入侵物种。


加拿利海枣原产于非洲,20世纪80年代引入中国,在福建漳州、厦门等闽南一带以及云南红河等地有栽培。


从植株本身来说,加拿利海枣并不侵害其他植物,但容易发生病虫害,这些病虫害经过传播、传染,会威胁到其他植物。在高温、高湿的季节,加拿利海枣很容易暴发心腐病、杆腐病和根腐病。加拿利海枣的虫害威胁也很严重,如金龟子、象甲、椰心叶甲等,尤其是红棕象甲同时会侵害其他棕榈科植物。


广东省中山市1997年在一个棕榈苗圃发现了红棕象甲,分析可能是从我国台湾引种加拿利海枣等棕榈苗木而传入。十几年前,国内引种的国外棕榈科植物多达几十种,有些因为病虫害严重或不能适应当地气候环境,而逐渐被淘汰。


“外来的一定比本地的好”,这种认识上的偏差曾普遍存在于花卉苗木行业。在生态建设中,曾大量引进国外树种和草种;自然保护区的植被恢复,也曾引进国外树种;在绿化苗木、观赏花卉、城市草坪方面,从国外引种的品种和数量更是惊人。


不加分析地盲目引种并大力推广,有可能使外来物种对我国生态系统造成损害。


使用乡土树种符合科学绿化理念


“乡土树种应是绿化主角”,绿化苗木行业走过多年弯路后,这个观点终于占了上风。


从适应性来讲,乡土树种土生土长,原本就是当地生态系统的一分子,只要不“南树北种”,只要移栽到同一大区域,就能顺利成活生长。从树种资源来讲,我国是植物资源大国,是“世界园林之母”,乡土树种资源极其丰富,可以挑选、使用的树种不计其数。从选育新品种来讲,在极为丰富的乡土树种资源中,可以选育出无数能观花、观果、观叶的各类新品种,性状表现并不比国外引进品种差,还有可能更好。


乡土树种经过长期自然选择, 能形成稳定的植物群落。在较为恶劣的生境以及简单、粗放的管理条件下,乡土树种仍能表现出良好的观赏效果。


乡土树种是城市生态系统健康发展的最佳保障。乡土树种抗性强,病虫害不易暴发成灾,即便发生也因天敌的大量存在而更容易控制,可以避免毁灭性灾害,因此无需大量使用药剂,这对城市生态系统非常有益。


有些引进的树种或品种,要么不适应当地环境,不能正常生长或病虫害严重;要么因为没有限制其生长的因子,而横生蔓延。其结果都是给当地长期形成的生态系统带来危害,影响其他物种的安全,造成生态失衡。


发展种植乡土树种,则能从根本上避免这些弊端。在绿化中科学合理地运用乡土树种,才能保证当地自然生态系统的安全、稳定。


2021年6月国办发布的《关于科学绿化的指导意见》提出,要科学选择绿化树种草种,积极采用乡土树种草种进行绿化,审慎使用外来树种草种。


这一原则进一步明确了使用乡土树种符合科学绿化理念,为花卉苗木行业培育、选育乡土树种和品种奠定了基础、树立了信心。


开发乡土树种已蔚然成风


近年来,开发乡土树种已形成良好风气。从乡土树种中选育适应性强、抗性强、观花观草效果好、彩叶等,行业人各显其能、各尽其才,新优树种、品种层出不穷。


江西省大余县有着丰富的野生植物资源,近年来,当地苗木人把越来越多的珍稀野生植物“请”进了苗圃,通过科学驯化,使它们成为苗木新品。目前,大余县由野生植物驯化繁育成功的苗木种植面积达到3000亩以上。


半枫荷是我国的稀有树种,仅残存于南部和东南部山区。2010年,大余县苗农在半山腰的原始森林中发现野生半枫荷后,获得林业、科技等相关部门支持,开始对野生半枫荷进行驯化繁殖。如今,半枫荷在大余县实现了规模繁育,年育苗达100多万株,成为苗木市场新宠。


另一位苗农2008年在深山考察时,意外发现少量的濒危树种南方红豆杉。他用6年时间采集种子,并与科研院所进行技术合作,破解繁育技术难关。如今,大余县南方红豆杉育苗技术可做到种子随采随播,发芽率达95%以上。年育南方红豆杉苗50万株以上,销往广东、浙江、江苏等10多个地区。


经过驯化的野生树种不仅摆脱了濒临灭绝的危机,还以全新形象出现在苗木行业中。去掉“野性”的珍稀苗木,为大余县传统苗木产业注入了新的生机。


山东有个苗圃专门培育种植市场上几乎没人繁育的北方特色乡土树种,例如毛梾、青檀,这两个树种都是长寿树,抗性强、耐瘠薄。十几年前,培育人从泰山上采种进行繁育,长成自然树形后的苗木高大优美。


山东一家苗木公司多年来执着于选育各种抗性强的柳树品种,已经选育了几十个耐盐碱、耐旱、无飞絮的柳树新品种,其中10多个品种获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植物新品种权。这些新品种有的不仅适宜在滨海盐碱地生长,还不飞絮。


在成都鲜花山谷风景区,春季盛花期时,最抢眼的是一种花色明亮金黄的花卉云实花,这是培育人几年前搜集野生云实花种子繁育而成。风景区里还有培育人历时4年引种栽培的野生单瓣月季花,红色、绚丽的花朵耀眼夺目。独具特色的乡土野生花卉,吸引了不少喜欢新奇品种的游客。


绿化苗木、花卉园艺行业从国外引进新、优、奇品种,并非完全不可行,但如果在缺乏全面综合的风险评估前提下盲目引进,就难免会重蹈加拿大一枝黄花的覆辙。从生态安全角度,尽可能使用乡土树种、下功夫选育乡土品种,才是上策。


乡土的,更安全。在绿化苗木行业,这一说法越来越被更多人所认同。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白兆会)